当前位置: 首页 > 政务公开 > 今日楼区 > 省网转载

湖南春运的供需之变

来源:人民网 日期:2018-03-14 00:00 字号:【

  1

  2

  图1、图2:3月12日,长沙火车站,旅客在进站途中。当天是2018年春运的最后一天,为期40天的2018年春运落下帷幕。(记者 唐俊 摄)

  40天的抵达与出发,2018年春运于3月12日落下大幕。

  13日,省春运办发布数据,今年春运全省客运量为9840.04万人次,同比下降5.06%。这是湖南近5年来首次春运客流跌破1亿人次。

  来自铁路、公路、民航等交通运输行业内的声音均在传递一个信息——今年湖南春运已发生变化,交通运输业步入消费升级的高质量发展新时代。

  百姓出行需求变了

  乘飞机出游需求增幅最快,自驾车和高铁取代长途客运

  今年春运前,交通运输部发布,春运期间进出广东的省际公路客运加班车和包车,不再需要申请《进出广东春运证》。这标志着,运行11年的春运证制度就此取消。

  “这表明,乘长途客运车进出广东的旅客已大幅减少,公路运输部门不需要为春运额外增加运力了。”从事运输工作近30年的省交通运输厅运输处调研员彭建涛介绍。

  公路客运,始终充当春运绝对主力。公路客运量在湖南春运总客运量占比长期超过九成。

  转变发生在2009年底武广高铁开通。开通第二年的春运,湖南公路客运量下降3%。此后,每年以5%的幅度下降。

  今年湖南春运,公路客运量达7775.84万人次,同比下降8.04%,是降幅最大的一次。尽管体量仍然庞大,但公路客运量在春运总客流的占比降至约八成。

  湖南并非孤例。今年,全国春运首次出现了道路运输客流下降。交通运输部副部长刘小明对此表示,“全国84万辆营运客车能够满足运力需求”。

  春运的变化见证了时代的发展。10年前,湖南的年轻求职者在开春之际,纷纷乘车南下广东求职。当时,湖南传统运输企业长沙湘高速运输有限责任公司,在春运期间投入湘粤长途包车的运力几乎为平时的五六倍。

  近年来,随着沿海产业向湖南等内陆省份转移,返乡就业、家门口就业现象普遍,长途道路客运需求因此极大减少。

  如今,湖南传统道路客运企业,已取消了大部分长途客运班线。春运期间,湖南公路客运量主要来自短途、农村客运。另一方面,高铁、民航快速发展,极大分解了沿线长途道路客流。

  随着渝贵铁路、石长动车开通运营,今年春运,湖南铁路客流持续攀升,达1618.41万人次,同比增长8.16%。其中,高铁出行人数占比升至铁路总客流的7成。

  在过去被视为高端出行方式的民航,今年春运的客流增幅最大,为318.6万人次,同比增长12.6%。

  2月17日,大年初二。记者在长沙黄花国际机场见到,候机大厅内座无虚席,旅客大多是一家老小集体出行。当天,黄花机场的客流同比增长达20.77%,为春节假期最高峰。

  湖南人乘飞机出境游的潜力已势不可挡。今年春运,黄花机场出境旅客同比增长了24.2%,再次刷新历史。其中,东南亚国家成为假期出游首选。与此同时,随着高速公路网络日益完善以及私家车的普及,加之春节长假免收小车通行费,自驾车返乡、旅游车流激增。

  今年春运,全省高速公路出入口总流量为9683万台次,同比增长13.5%。其中,大部分曾依靠传统道路运输返乡的长途客流,转为了高速公路自驾车流。今年春运期间往返湘粤的车辆总数为432万台次,增长17%。

  据国家旅游局数据中心发布的《2018年春节专项旅游市场报告》,全国各省份今年春节自驾游出游人次排名,湖南位列全国第四。

  交通运输供给变了

  运力不再成为主要瓶颈,出行服务更智能更便捷

  旅客出行方式的结构性变化,正倒逼交通运输行业管理部门,不断优化运力结构,提升服务品质。

  铁路、民航应对客流激增,充分释放运能。

  每年春节后,湖南往广东方向高铁车票基本提前1个月就被抢空。今年,铁路部门根据旅客需求,在元宵节前增开了多趟临客高铁和“夜间高铁”,最大可能释放运能,满足出行需求。

  东南亚是目前湖南主要出境游市场,长沙黄花国际机场在航线布局上“精准施力”,加密了胡志明、河内、芭提雅、岘港、沙巴、巴淡岛、民丹岛等航班。为高效利用过去较为闲散的早班时刻资源,将过夜飞机的数量由32架提升至49架。

  “这意味着有更多的早班飞机可飞,旅客的乘机选择更多,航班执行率得到较好提升。”省机场管理集团市场部部长吴燕介绍。

  高速公路自驾车流激增,则通过智能调度,多方协调,疏路避堵。

  在湖南路网运行监测和应急处置中心,3块巨幅LED显示屏上,数据、路网闪烁不停,提醒着实时路况。

  省高速公路监控指挥中心路网监测调度科科长杨静解释,湖南高速路网综合管理平台将高速路网分段监控,可实时了解全省高速各路段的车流平均车速、通行时间等路面情况。

  “如遇车流较多,指挥中心实时调度,交警、路政人员可及时向司乘人员发布路况信息,引导车主错峰、绕行。”

  今年春运,湖南高速公路发布道路诱导提示10万余条,成功应对春节前后28波次车流高峰,没有发生长时间车辆滞留拥堵现象。

  “运力已不再成为春运主要瓶颈,如何从‘走得了’迈向‘走得好’,是交通运输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课题。”彭建涛说。

  今年春运,一大波高科技、智能化服务设施、手段不断涌现,旅客出行自助化程度越来越高。

  扫一扫,就走了——这是今年春运“智慧出行”的最直接体现。

  在长沙南、娄底南、怀化南、岳阳东等高铁站和长沙火车站,在全省各市州主要汽车客运站,旅客可拿身份证“刷脸”进站。

  在长株潭周边高速公路收费站的人工通道,车主拿出手机打开支付宝,即可扫码缴纳通行费。

  在长沙黄花国际机场,旅客无需打印纸质登机牌,手持身份证、手机扫码即可通关安检。

  “在长沙高铁站候车时,可以通过手机蓝牙进行室内精准导航,这个服务挺人性化的。”2月23日,乘坐G1352次列车前往上海的旅客王欣然告诉记者,哪种出行方式最方便,就选择哪种方式出行。

  行业改革呼之欲出

  公路客运转型势在必行,寻求旅游客运等新增长点

  一年一度的春运收官,并不意味着交通部门的压力减轻。铁路“一票难求”、道路拥堵等仍是春运的痛点。

  今年两会期间,交通运输部党组书记杨传堂表示,人民群众个性化、多样化的出行需求更加旺盛,对道路通畅的要求更高,对运输服务安全、舒适、便捷、高效、经济等也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。

  对于湖南交通而言,道路运输行业改革是当务之急。

  来自省道路运输管理局的粗略统计,今年春运,全省道路客运企业的效益下降了近20%。

  “断崖式下滑”“举步维艰”——运管部门如此描述当前运输企业经营状况。“一个春运等于半年粮”的道路客运盛况早已不复存在。

  省交通运输厅已将道路运输转型升级方案提上日程。长途客运运力将向旅游客运、农村客运释放。

  老牌运输企业湖南龙骧交通集团已经率先走出了“自我革新”这一步。通过成立龙骧旅游公司,在黎托高速汽车站设置旅游集散中心,并在长沙火车站以及龙骧旗下各大车站设立旅游咨询服务点,将传统客运运力向旅游客运转型。

  今年春运,龙骧旅游公司接待旅客52万人次,同比增长了10%。

  “我们发挥运力优势,在微信平台推出‘私人定制’旅游线路和包车服务,受到许多家庭游客欢迎。今年春运,旅游公司收入同比增长了22%。”龙骧集团董事长助理刘灿霞告诉记者,旅游客运已成为集团新的经济增长点,正成为未来发展重点。

  在广大农村,高铁、民航难以覆盖,发展客运班线是大势所趋。

  按我省交通运输“十三五”规划,2020年底将实现农村客运全覆盖,具备条件的建制村100%通客班车,县城20公里范围农村客运公交化率达到30%以上。

  然而,目前农村客运发展正面临不具备营运资质的“黑车”挑战。

  “家门口有跑长途车的人,我一般打电话叫司机上门,4个人拼一台车,100元一人,可直接去长沙,不用转车。”来自娄底涟源桥头河镇的95后女孩吴媚告诉记者,其他出行方式虽然更经济实惠,自己却愿意选择乘坐这种“拼车”,因为“上门接送、时间灵活”。

  早在2012年,我省就已在长沙至益阳班线投入300余台小车,开展小型乘用车电话预约运输服务试点。

  试点营运以来,益阳至长沙的“黑车”已经基本没了出路,各类因安全事故引发的纠纷投诉也降至个位数。

  然而,记者了解到,目前这条“网约车”班线仍然属于试营运,正式牌照发放等后续进展依然缓慢。

  面对痛点,湖南道路运输部门表示,今年已研究制定道路运输转型升级征求意见稿,将积极培育拼车、租车、网约车等出行新模式。(记者 邓晶琎)